从排华法案看obama 和集中营   来源: solaris11


Jennifer    11/01     13201    
4.0/5 





很多在美国华人都认为美国民主党泛称左派对少数族群友好宽容,而共和党泛称右派或红脖子排外和排斥少数族群,因而选票多投给民主党。


智者用理性思考,并且要多方考证自己的想法是否符合理性和事实,在我们把票投给左派之前,我们要验证上述立场是否可以通过理性和事实检验,毕竟,我们要面对自己选择的后果。


排华法案是1882起推出的一系列限制华人移民法案的总称。这些法案的背景是大量的华工在19世纪中叶到加州淘金和修铁路; 1870年代,随着美国内战后经济衰退,美国的左派团体,即工会和代表他们的政客,主要是民主党人,将华工政治化,指责华工挤占就业并压低工资(是否很熟悉?)。代表人物是Denis Kearney 和他的工人党( Workingman's Party[2] 。以及加州民主党州长John Bigler。1882 Chinese Exclusion Act禁止10年内华工来美,否则监禁。已经取得永久居留权的,不得入籍。法案出台后,华工常被毒打。后来由民主党议员起草并通过的Scott Act (1888)和1892 Geary Act将各种当时独一无二的移民限制扩大到所有华人(不仅是华工)。


如果简单的把排华法案归罪给民主党,而假定共和党是华人的守护天使未免过于天真。然而,当我们分析美国左派和右派的主要支持团体和其意识形态,我们会发现左派排华(或者排斥任何有竞争力的少数民族)是必然的。而右派反对这样的排外则是非常可能的,如果不是必然的。


左派的传统支持力量是工会等左翼团体,排华法案的主要支持的社会力量是美国西部几个大工会组织,如Knights of Labor;如前所述,工会认为华工成为业主压低工资进行剥削的工具。而右派的支持者多为企业家,他们需要工人,特别是熟练,技术工人。


在经济政策上,右派的理念建立在源于基督教-犹太教传统的观念:1 上帝创造的人具有创造性。2 具有创造性的人在公义的制度下会通过劳动创造价值,从而增加整个人群的福祉。3自由企业制度(free enterprise)和法制就是这个公义的制度。4个人对自己的负责(self-governance), 并通过自愿的慈善来帮助穷人。这就是基督教清教徒当初来美洲的社会理想。这种传统的政治经济学理念在Max webber[清教伦理和资本主义]一书中有系统性阐述。因此,右派不把外来人口,如华工,看作对当地白人福祉的威胁。他们认为新移民会增进整体福祉。在排华高峰的1890年代,共和党议员George Fri*****ie Hoar更公开谴责排华法案是赤裸裸的种族歧视立法。


左派的政治经济学理论则和马克思主义有很多相同之处。左派认为人的福祉从总体上是零和游戏,只能从一部分人流向另一部分人,这就是我们熟悉的剥削和阶级斗争。外来人,是来抢夺有限的资源。比如,工会的领袖,认为外来劳动力是业主剥削压低当地人工资的工具。基于这样的理念,如果要增加一部分人的福祉,就必须剥夺另外一部分人的福祉。这就是左派常提起的社会财富在分配。这就是美国排华背后的意识形态。二十世纪,欧洲,特别是德国的左派,就是应用这个理论,通过种族灭绝剥夺了犹太人的财富。这就是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简称纳粹党,运用左派理论通过种族问题的实践。种族政治和阶级斗争是左派的核心理念。


华人在美国历史上被排斥的屈辱的历史暂时过去。但我们怎样保证这个历史不会重演
 

依靠任何政党或人群对华人的态度或承诺都无疑是天真的。这样的保证的基础必须是一种社会和经济制度。从现实和道德角度看,这种制度必须和种族和社会阶级(收入)无关,才能保护华人或者是任何勤奋的外来民族在白人为主的社会中安身立命。如果制度是建立在种族政治和阶级斗争上,少数民族(华人)和高收入阶级(大部分华人在美国是最高10%收入阶层)只能是斗争的替罪羊。法制下的自由企业制度和基督教伦理中的人的价值和尊严,是我们这些勤奋的外来民族可以拥抱和依靠的治国理念和制度基础。这正是右派所主张的,这也正是传统的美国精神的核心部分。
 

从本世纪的美国两党历史和现状看,我们都不得不同意,共和党基本上在上述自由企业制度的理念的框架之内。他们多被认同为右派。自Obama当选以来,左派路线愈加清晰。Obama反复强调政府的职能包括财富再分配,反复强调低收入的当地人是牺牲品,反复强调来自中国的竞争是美国人失业,而只字不提广大美国人宁愿吃福利而不工作的事实。收入差异牌已经打出,种族牌会跟进。现在华人面临在入学的双重标准(本身是左派政治的结果),会扩展到就业和更多领域。
 

很多老华人还记得,在1970年代,美国的公司必须遵从这样的立法:员工有强制的种族配额,就是说,黑人必须占一定配额,而亚裔不能超出自己的配额,配额以种族在总人口比例为依据。那是当时华人就业的很大障 碍 。这个法律是民主党为自己的票仓黑人社区所设立的。今天如果这样的法律被重新实施,我们可以想像对华人的冲击如何。1980年代共和党总统里根废除此法律。


民主党和共和党之间的选择对于华人而言,是一个在美国社会的生存问题;唯有建立在右派所提倡的法制,自由企业制度和个人尊严上的社会体系才是我们的生存和发展的可靠基础。只有共和党才能巩固这样的基础。


至于攻击共和党是富人垄断政治;只要一个社会允许人通过勤奋和努力而进入社会中上层,这个制度就是公正的。美国的自由企业制度的历史符合这个标准。对于移民,大多数来每留学生都是来时两手空空,多年的勤奋工作后跻身于美国最高10%收入行列,这本身就是对自由企业制度合法性和有利移民的证明。


当然,如果你不认同勤奋努力可以使你成功或惧怕公平竞争,认为你可以和不愿意勤奋工作的黑人弟兄来分享社会福利,抵抗资本家的“剥削“,那民主党是你的选择。不过,请记得,种族的历史会重演。上次是白人工人赶出华工,下次就是懒惰的黑人,拉丁和白人联合起来请你离开美国,或者请你进集中营,”再分配“你的财产,因为左派的社会经济 模型是零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