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ifer 扫街日记(4)


Jennifer    09/21     7311    
4.8/4 



--与何先生和一White Guy扫街
 
九月二十这周,我们有十多个义工扫街。队伍不断壮大,不但有白人还有Teens 加入。

 请赶快加入Chuck Page的义工队,让AD28 区由蓝变红。Please come to be a part of the history! 联络人:Jennifer 408-636-8954

Julie 是我朋友的女儿,说了好几次要加入我们,因为她不会开车,妈妈忙,女儿就不能来做义工了。昨天打电话,问她介意不介意告诉我地址,我去接她。解决了车的问题,今天她终于来为Chuck Page扫街了。
 
在车里,我问她:你妈妈是坚定的共和党,你有没有受她影响?
她肯定的回答让我欣喜溢于言表。
我进一步问有没有同学愿意来帮忙扫街的?
答案令我很失望并问为什么?
Julie 说,我同学都支持gay marriage。因为民主党支持gay marriage,所以他们都把自己定位为民主党。
 
我告诉Julie, 实际上温和共和党并不反对gay marriage,而且,这单一的issue完全不是民主党与共和党的区别。共和党主张个人家庭事不归政府管,是个人自由决定。共和党与民主党的根本区别在小政府与大政府的分歧。共和党认为政府国家只负责国家安全军队,国防与外交,人民的安全与社会秩序---警察,立法与司法,其他事都应该由人民自主。相反,民主党却主张大政府,介入和干涉人民生活的方方面面,小到学生的午餐盒里应该是什么,百姓每天的电话通讯内容,大到经济,医疗,和教育。民主党基本认为百姓的智商为零,没有自我决策能力,如婴儿般需要照顾与呵护。这听起来非常美妙,非常仁心,所以年轻人非常容易接受这乌托邦理念,美国及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半个多世纪的实践证明:凡事有政府介入和干涉,绝大多数情况,失败是最终的结局。具体事例举不胜举。
 
我和Julie到Chuck Page 竞选办公室的时候,大多义工已经到了。我们与Nick 一起讨论如何做door knocking。不知不觉中,人来齐了,大家开始组队。
 
因为提到白人选民需要白人来沟通,两白人自告奋勇要和我们一起扫。马勇和他的朋友一起扫Cupertino; Henry  Julieteens一个team; 一个白人加入Yvonne, 刘先生的队伍;我和何先生一组,加一个白人; Maggie喜欢一人单干在四五点后。
 
自我介绍后,知道我们的新队友叫Blane, 刚高中毕业,自己有一份car sales全职工作,并在De Anza上学。问他既上学又工作,周末还帮Chuck做义工,忙不忙,有时间玩吗?他轻描淡写地说道:有时间玩,晚上呀。只要好好安排一下,可以兼顾。
 
问他为什么这么年轻就想着做竞选义工。他说,政治很重要啊,不能不关心啊。他的回答让我吃惊。大概我的问题也让他非常吃惊。
 
他告诉我,他有一华人朋友,不知道Chuck Page, 但知道SCA5,也反对SCA5。我迫不及待地问,叫他加入义工对,帮Chuck 扫街?他说他没时间来帮忙,每天有很多功课,时间安排得满满地。
 
我嘟嚷道:学习有什么用?SCA5一通过,成绩再好,各方面再优秀都没用啊!一个小小的法案,可以让无数华人学子梦想成空!
 
今天我们扫的地方,共和党选民都不在家,开门的清一色民主党。这男孩自带三寸不烂之舌,把民主党选民说得频频点头称是,其中一对白人夫妇,表示百分百投Chuck Page 并主动要我们在他们漂亮的前院插牌子,把我们高兴的乐开了花。一插插了两个牌子。
 
Yvonne那里了解到,他们今天也战果辉煌, 拉到许多民主党的选票。一白女人说讨厌EL, 什么都没做,只知道加税加税加税。她从Ohio 迁入加州时,加州的地产税低于Ohio, 现在已经超过Ohio 了。令人喜出望外的是她还表示愿意做Chuck Page 的竞选义工。
 
马勇一组扫Cupertino, 没有悬念,亚裔华人百分百支持Chuck Page。用马勇的话来结束此文:
A truly great day today! A lot of helpers, almost 100 percent yes for Chuck in Asian Community We will win this battle while more people are joining us! I believe that the momentum is rolling!

请赶快加入Chuck Page的义工队,让AD28 区由蓝变红。Please come to be a part of the history! 联络人:Jennifer 408-636-89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