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ifer 扫街日记 (3)---扫街Campbell 


Jennifer    09/15     6118    
4.7/3 




 

九月十三日这周,我们扫Campbell,并集中在Almaden Valley唯一一所中文学校

 

在Chuck Page的竞选办公室,正好遇到一位主动请缨当Chuck Page义工的华人, 他叫刘正才,是马来西亚和中国人的混血,工程师,我便约他和我们一起扫街。开车到中文学校,发了不少flyers,几乎没人拒绝我们。

 

见到一家长,递上中文传单,发现是印度裔,提起SCA5, 他答应投Chuck Page还欣然接受我的中文传单。


接近尾声,没想到Chuck  Page也赶来中文学校助阵,甚是惊喜。

 

在中文学校发完传单后,我们去了Campbell扫街。敲到一个广东来的老妈妈的门。老人不会英文,也不会国语只会广东话。我们便用流利的广东话开讲。 老人听完,答应一家八口人都会投Chuck Page。 我们还请求老人和自己的朋友和邻居宣传去注册为选民,去投Chuck Page. 老人马上对我们说,我的隔壁邻居是华人。 我们没有看见邻居在登记选民中,所以知道他们没有注册,请老人去说服,老人马上答应下来。

 

扫街时,一般不会有人主动想和我们聊, 但这次我们遇到一位。 她刚停车driveway上,见我们一行三人在她的街对面,高声问我们在做什么。难得有人主动招呼我们,受宠若惊,一阵风似的我们就围绕在她的身边。

 

她是民主党,在Intel工作,但是对民主党的做法非常失望。我们宣传共和党的理念,她非常赞同。

 

她说,我来自俄罗斯,所以知道民主党的做法就像以前的俄罗斯。斯大林曾经人为地饿死20万人,所以我痛恨社会主义。我说, 毛也人为地饿死很多人,比20万多得多。

 

我说,我们从一个专制政府里逃出来,不想再陷入另一个专制政府。我们经历过,所以我们了解,不想加州也变成另一个社会主义,所以我们反对。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及每一位选民的努力,让加州政府政治生态恢复平衡。这对民主党大有好处。这叫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自以为是很耐渴, 喝水少的人,所以为了轻装,都不带水。可是周六那天实在太热,超过九十度,话又说了几箩筐,汗水结成薄薄一层晶体颗粒覆盖脸上。

 

约四点半,干渴难忍,实在忍不住了,问Yvonne 要来一个空瓶子向一居民讨水喝。 屋主为我打开车库外的水龙头,因为压力太大,水直冲我身:I got a shower!真痛快!主人的狗和我一样口渴,伸嘴和我一起接水喝。

 

走了3个小时,Yvonne 不得不离开,要去参加儿子的颁奖典礼。

 

Yvonne 走后,和刘先生一起走完一条小街后就收工。今天的胜利果实,实实地23张Yes 票,加上Yvonne拉的广东老人的8票,超过30票啊!想起出发前还在车里对新来的刘先生打预防针:Campbell是Chuck Page对手EL的大本营,期望值不要太高。 结果却让我们喜出望外。我们没有看到一个EL的牌子。虽然我们只插了一个牌子,也是1:0,Chuck Page 赢!


这次扫街,一幕一幕都难忘。通过这次与她一起扫街,我还明白了什么Yvonne 支持Chuck Page,为什么不管多忙都要抽时间为Chuck Page扫街。


Yvonne,身材苗条而匀称,皮肤黝黑,大大的眼睛,瓜子脸上总是挂着迷人的微笑,虽然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却一点都看不出来。


Yvonne 有两个男孩,都在学校念书,自己还有全日工作,应该是一个非常忙碌的妈妈。但是,Yvonne从初选开始每个周末都帮Chuck Page 扫街。


她告诉我,同事问她, 共和党是富人党,你不是富人,为什么成了共和党?她说,我不赞成民主党,因为这个党让国家和老百姓越来越穷。我虽不富裕,但我不希望的子孙后代都不富裕。Yvonne  的同事大概民主党多,但她已经成功说服两位同事转共和党。


 这就是和我一起扫街的Yvonne,在我眼中,一个平凡而又不平凡的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