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利策得主的文章对我们亚裔有何借鉴意义? by 李隐波

Jennifer    05/19     4709    
4.5/55 

普利策得主的文章对我们亚裔有何借鉴意义? @CharlesLiu @Misty 真诚地请问你们转的这篇文章自己有没有读过?是否明白Corporate Democrat是什么意思?

如果你们真心觉得这篇Pulitzer得主写的文章对当前加州亚裔处境有任何借鉴意义,请回答以下几个问题。

第一,文中提到这些Corporate Democrats是“part of a new breed of Democrat, one exceedingly attentive to big business while tone-deaf toward the Democratic Party’s traditional base, which includes union workers, environmentalists and public school advocates.”请问,你们在文中有没有看到“PG&E, Time Warner, Walmart, Safeway and such pharmaceutical titans as Eli Lilly and Pfizer”等大的Corporate是为了像SCA5这样的social issue投钱给民主党内的右派的?以business interests“分化”出来的这批CD是不是在social front也和Dem主题不一致?

第二,在现有的和亚裔利益息息相关的大企业,你们觉得哪些可以在SCA5类似的议题上可以为我们出钱,“分化”一些Dem出来?F.L.A.G?如果现在还没有这样企业的时候,我们需要多少时间通过怎样的努力可以培养一些这样的企业?如果时间跨度太大,面对迫在眉睫的SCA5,厕所法案等我们该怎么办?

所以说你们这些人真的在用脑子思考问题吗?看到普利策得主说民主党内可以分化,就如获至宝了?我们亚裔的利益和他们一致吗?我们有人家成功分化的条件吗?等我们创造出类似条件时还来得及吗?这些最最基本的问题你们有没有想过?你们在美国的PhD都怎么拿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