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必须拒绝叙利亚难民 By 张洵 Eric

Jennifer    11/17     5999    
2.5/2 

美国必须拒绝叙利亚难民

针对这次巴黎恐怖事件,美国二十个州的州长(除了一位民主党州长,其他都是共和党的,包括我所在的民主党为主的伊利诺伊州共和党州长Bruce Rauner)宣布拒绝奥巴马政府安置叙利亚移民的计划,这引起美国左翼分子的激烈反弹,也引来美国媒体站在道德高地的一片讨伐之声。今天早晨NPR报道,伊州政府Department of Human Services已经放言:州长没有权力阻止我们继续安置移民。预计,伊州将在明年6月前安置3000名叙利亚移民。

美国民主党及左派的高姿态和媒体的道德审判,很容易让共和党再一次成为道德法庭的被告,让人感到美国的共和党右派们冷酷无情,缺乏人道。事实上,共和党在历史上对安置难民是非常积极的。以为原来所在的俄克拉何马州(绝对共和党的天下)为例,曾经安置了大量的越战难民,包括越南人和华侨。这些人勤奋努力,很快融入美国社会,而他们的后代则更是成绩优异,纷纷进入美国令人羡慕的职业领域,实现了自己的美国梦。88年我第一次去法国,就认识了多位越南移民,了解到他们在法国也被认为是模范公民。这些东亚的移民,能够接受、融入西方文明,甚至成为基督徒,安置这些难民,既是人道主义的责任,又对当地社会有利,何乐不为?

然而,穆斯林难民虽然也饱受自己宗教极端分子的肆虐,也是抱有躲避他们、追求美好人生的目的来寻求到西方社会避难。但是他们到了西方避难成功以后,几乎100%地继续保持他们那造就了一代又一代极端恐怖分子的伊斯兰宗教和文化,根本不可能融入西方社会。他们所到之处,清真寺宣讲的,仍然是与普世文明格格不入的教义,这让他们对拯救他们,为他们提供庇护的西方社会继续保持敌视,并且将这种敌视传递给在西方社会出生的后代。这样的持续与传递,让恐怖分子的产生成为必然。不要告诉我那是极少数 – 制造恐怖活动需要多数么?制造911需要多少人?伊州即将安置的3000人中,若有千分之一的人铤而走险,就构成了巴黎恐怖事件40%的团队!

更令人不安的是穆斯林那高出西方社会数倍的生育率,让他们敌视西方的大军不断壮大。已有专文介绍,哪怕他们的人口比例超过2%,就会开始在社会的角落传教、网络吸收反西方的力量;超过5%时,就会对社会造成重大的负面影响甚至伤害。而且,这样的人口增长,一旦形成,就不可逆转,直到把整个文明吞噬。

所以,对于叙利亚难民混杂恐怖分子(在巴黎已经坐实)的担心,不过是近忧,比起他们在未来继续在美国社会内部制造恐怖分子,以及通过生育持续扩大恐怖大军的社会基础这样的远虑,几乎都不算什么了。既有近忧、亦有远虑,拒绝接受叙利亚难民,乃再正确不过的举措了。

说西方的左派势力是上个世纪至今世界邪恶势力的帮凶,一点不为过:
中国内战时,马歇尔等左派们掣肘国民政府,在战争中对国军断粮断武器,将神州断送于得到苏俄大力支持的黄俄之手;
韩战时,杜鲁门临阵换将,调走麦克阿瑟,失去了重创、甚至消灭北韩和西韩赤色势力的机会;
越战期间,左派们对外叫喊停战,对内吸毒纵欲引诱青年堕落,让美国阻止赤色侵害的战争活生生被描述成了一场千夫所指的残暴侵略,将印度支那拱手送给了共产主义阵营;
在整个冷战时期,欧美的左派讴歌邪恶的苏联,妖魔化美国欧洲对抗共产主义的努力。造成西方社会持续左倾,抛弃传统的基督教价值观。

然而,左派上述的种种罪恶的恶行,还抵不上他们最大恶行的百分之一:令欧洲全面地、不可逆转地伊斯兰化:
首先,他们所倡导的大政府高福利的策略,让欧洲人产生对政府的高度依赖和彻底的懒惰,这让欧洲人不得不大量引入穆斯林移民来为其打工,以维持这样的福利和好逸恶劳。而因此引进的穆斯林移民客观上不可避免地成为“工蜂”般的二等公民,同时在经济差的时候也是这些新移民及其后代首先受到打击,成为无业游民。也就是说,从经济上,欧洲左派的政策打造了一大批生活在欧洲,却对现实、社会和本地人不满的穆斯林。
其次,他们的政治正确论鼓励新移民完整保持他们的信仰和价值观,甚至形成受到法律保护的穆斯林飞地、独立王国。这样,穆斯林们就可以在欧洲的土地上持续不断地接受敌视欧洲文明的洗脑,从而把穆斯林在经济层面的不满,升华到,并保持在信仰层面的仇恨。随着穆斯林人口远超过欧洲本地人口的增长,这样的仇恨欧洲群体也必然不断扩大。
在纵容鼓励穆斯林保持自己的宗教信仰的同时,左派们大肆妖魔化欧洲的传统信仰 – 基督教,让欧洲年轻的一代放弃、甚至嘲弄造就了欧洲文明,将世界带入光明的优秀信仰。这一正一负,让欧洲人在穆斯林面前如同散沙,无法进行有效的对抗 – 网上已经有多篇文章描述了这样的现状,以至于很多欧洲社区,欧洲人自己都无法保护自己的孩子受到攻击、自己的女人受到骚扰甚至强奸。想想新疆,是不是似曾相识?

可以说,欧洲,特别是法国,在左派人士的祸害下,已经走上了伊斯兰化的单程道,无可救药。之所以说这是单程道,就是我前面所分析的,一旦走上去,就下不来了。如果美国再给左派这样的机会,也迟早会万劫不复且不可逆转。所以,拒绝叙利亚移民,不是人道与否,而是保护普世价值,避免全球灾难的必要之举。